国安曾经的外援:两老将争金靴,两中生代近况不佳,有人依然在混

国安曾经的外援:两老将争金靴,两中生代近况不佳,有人依然在混

国安曾经的外援:两老将争金靴,两中生代近况不佳,有人依然在混

40岁的德扬进球,帮助香港杰志在球队90年纪念赛中胜出。同一天,37岁的乌塔卡在J2联赛中打入1球,帮助京都不死鸟战胜琉球FC。

恐怕谁也没有想到,这两位国安旧将外援,在如此高的年龄还能够驰骋在绿茵场上,而且他们还都有机会能够争夺联赛最佳射手。

40岁的德扬重返中国

德扬·达米亚诺维奇号称「亚洲伊布」,今年他已经40岁了,他在离开国安后又回到了韩国,效力水原三星和大邱之后,德扬再次来到了中国,只不过踢的是港超联赛。本赛季,德扬已经为杰志打入17球,高居港超联赛射手榜榜首比排在第二名的球员多了5个进球。

可以说,在水平不算高的港超联赛,40岁的德扬是个大杀器的存在。

或许是,德扬这种风格的球员职业寿命就会特别长,真伊布现在仍旧活跃在五大联赛的赛场上,而「亚洲伊布」也同样在亚洲赛场继续奋战。今年亚冠联赛中,德扬也有球入账。

相比德扬,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乌塔卡。谁也没有想到37岁的「猛张飞」还能在绿茵场上「进球如探囊取物」。因为固有观念往往认为,非洲球员的职业寿命不如亚洲和欧洲球员长。

要知道,如今的乌塔卡所效力的联赛水平比德扬的港超联赛可高了不少。他所效力的京都不死鸟队是J2联赛的榜首球队,非常有希望在明年升入J1联赛。乌塔卡在30场比赛中,为球队打入15球,排在射手榜的第二位,只要乌塔卡能够保持目前的状态,极有可能卫冕J2联赛金靴。

37岁的乌塔卡在J2联赛依然保持着很高的进球率

乌塔卡离开国安后,前往日本踢球,在广岛三箭效力时就拿过J1联赛的最佳射手。去年他拿下J2联赛最佳射手,可以说,在日本足坛,乌塔卡踢得游刃有余。

另一位在日本踢球的前国安外援是巴西人克莱伯。克莱伯本赛季从千叶市原转投横滨FC,搭档54岁的「老妖」三浦知良、43岁的中村俊辅、36岁的伊野波雅彦。克莱伯在赛季前宣称要打入17球来报效球队,不过目前他只打入3球。

离开国安之后,克莱伯在日本也有过高光时刻

克莱伯离开国安后曾经有过两段高光期。一次是离开国安的第一年,他在葡超的老东家埃斯托里尔队效力时,在18场比赛中打入8球并有5个助攻,还有一次是他登陆J2联赛后,在千叶市原效力期间,曾经在36场J2联赛中打入17球。那段时间,千叶市原球迷把克莱伯当做是他们的城市英雄。

当年被克莱伯挤走的费祖拉乌就没有这么幸运了。自从离开国安以后,费祖拉乌的表现和状态一路下滑,他在瑞典和挪威的联赛中进球数都没超过3个,2019年他效力立陶宛联赛的强队扎尔基里斯,6场比赛打入2球。2020年开始,费祖拉乌再没有获得职业合同。

在扎尔基里斯队取代费祖拉乌的也是国安的老熟人,他就是卡鲁德洛维奇,「AK99」在扎尔基里斯的5场首发里打入4球,表现还是不错,但他只踢了半个赛季,就去了乌兹别克斯坦,然后又回到了塞尔维亚。

卡鲁德洛维奇如今效力乌兹别克斯坦的

纳萨夫足球俱乐部(FC Nasaf)

卡鲁德洛维奇并不是第一次效力立陶宛的扎尔基里斯队,2016年的时候,他曾在代表这支立陶宛强队出场的18场比赛中打入20球,这也算是他2012年离开塞尔维亚后踢出的最好成绩。自从离开国安后,卡鲁德洛维奇成了一个世界足球的流浪者,除了老家塞尔维亚之外,他还去过瑞士、澳大利亚、立陶宛、泰国、印度、克罗地亚、拉脱维亚、乌兹别克斯坦,走遍了欧洲、亚洲和大洋洲。

卡鲁德洛维奇今年34岁,费祖拉乌今年33岁,虽然也算得上是老将,但比起德扬和乌塔卡来说,他们还年轻得多。不过,其职业生涯的发展远不如那两位老将。而最年轻的克莱伯今年31岁,应该说还没有到职业生涯的晚期,其表现看来中规中矩,估计还能够在日本或者葡萄牙的低级别联赛再混两三年。但想像德扬和乌塔卡那样,恐怕比较难了。